首页 > 欧亚要闻 > 正文
【教学改革】艺术复原力下现代儿童视觉艺术教育新探索
2021.01.15人文教育学院


艺术,及其包含的多样性,是为促进个体充分发展而展开的全面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艺术教育所倡导的技能、价值观和行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艺术带给学生的---创造力、协作能力和解决问题的想象力——孕育了复原力。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整个世界正面临空前危机。艺术打造的复原力成为对抗这场危机的一剂良方。通过艺术,我们获得情感表达的出口,通过艺术教育我们获得了应对未来不确定的信心。2020年我校人文教育学院四季人文-艺术季,教育学(视觉艺术教育方向)项目展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拉开帷幕。

 

Part1:地下室里藏了个艺术展

 

寒风凛冽,走进这间不足百米的地下室,首先看到的是学生们整学期的作品。有悬挂的、有静置的,有纸本作品、有空间装置,在学生自己临时搭建的展厅里,平面、立体、静态、动态全方位展现着学生这一个学期来的努力。

 

“同学们,感谢你们,让我看到你们的作品,在你们的作品里,我看到了青年人的成长,里面有向往,有希望,有疼痛,也有不安。不管好的坏的,都是真实的,能带给人力量。也感谢你们儿童视觉实验班给我孩子带来了力量。在实验班,我的孩子除了获得美学熏陶,设计感的提升外,还能获得心理的疗愈。你们的学习卓有成效。“开幕式上陈阳院长结合自己孩子在儿童视觉艺术班学习的经历,分享了自己对于艺术教育的感悟。

 

长久以来,社会上比较普遍地用成人化的模式理解儿童绘画,用简单的、概念化的模型塑造虚假的儿童艺术。最终不仅没有使儿童体会到艺术创造的乐趣,更是过早地关闭了通过艺术与孩子对话并发展其心智的大门。而人文教育学院教育学(儿童视觉艺术教育方向)的师生们正针对这一问题进行着一系列的探索改革。艺术教育的功用,除了审美能力的提升,还有复原力的发展。



(图)学生作品作业展现场

 

Part2:《艺术评论》课程里的戏剧展演

 

推开北E教学楼的门,中厅下层广场,23个穿着短袖白T恤,帆布鞋的学生正在进行《艺术评论》课程的最后一次考核——戏剧展。

 

《艺术评论》课程是大三的必修课程,每年在理论《艺术是什么》的经典研读基础上,进行戏剧展演。2016级学生自导自演了演哲学戏剧——《艺术》,2017级改编再现了古希腊经典美学对话《希琵阿斯前篇·美事艰难》,今年,2018级全新改编的是荒诞派戏剧奠基之作《等待戈多》。

 

《等待戈多》是现代荒诞派戏剧的奠基之作,它以一种新的小说与戏剧的形式,以崇高的艺术表现现代人类的苦恼。通过在《艺术评论》课程中嵌入戏剧展演,学生首先疗愈了自己,重回童年时代张扬的自己。他们不再畏惧胆怯,敢于成为唱域中视线的焦点。

 

视觉艺术教育的学生并没有学过戏剧表演,《等待戈多》原剧只有两个主角,学生如何实现全班23人都有参与的机会?这中间经历了怎么样的过程?如何处理转场?处理人物动线?作业内容繁重的情况下,如何安排排练?学生们通过一次次查资料、搜文献,不断排练,创造性解决了这些棘手的问题。谢幕时他们一个个激昂地喊出:我是***,我来自***,我在等待***后,环绕而坐的观众纷纷起立,掌声、欢呼声向他们致以展演成功的祝贺。



(图)《等待戈多》戏剧展现场

 

Part3: 当现、当代艺术遇上儿童视觉艺术教育

 

现代教育与现代艺术的发展对儿童艺术教育的建立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北E107阶梯教室里,当代艺术家、儿童视觉艺术教育专家、人文教育学院客座教授、西安美院特聘教授,长期从事视觉艺术教育专业课程的改革与教学的苏中秋教授正进行题为《现、当代艺术与儿童视觉艺术教育》的讲座。讲座以儿童艺术教育的视角与现代教育和现代艺术对话,将儿童艺术教育置入一个文化与教育的宏大背景,促使我们共同思考——艺术教育如何面向未来。



(图)《现、当代艺术与儿童视觉艺术教育》讲座现场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我们做的是现代儿童视觉艺术教育方向,而不是美术教育?现、当代艺术与儿童艺术教育之间有什么关系?

 

苏中秋老师通过比较一下17世纪荷兰画家画的同一母题,提出需要一个年轻人成年累月的艰苦训练才能达到的绘画技术已经成为历史。时代的发展将这一能力转交给摄影术了。既然现代艺术的发展已经推翻了模仿与技术进步的逻辑,那么儿童绘画中的图像表征不仅具有心理意义,同时也就具备了文化解释的背景。

 

现当代艺术已经成为世界艺术的主流。通过塞尚、梵高、马蒂斯、抽象派艺术、康定斯基、印象派作品与3-12岁儿童阶段作品进行对比分析,我们看到现代绘画与儿童艺术的汇通之处。

 

苏中秋老师指出,视觉艺术可以把现当代的最新艺术成果带入视觉艺术教育中。现代艺术的转向给儿童艺术教育的实践带来了深刻影响,与其他艺术领域比较,视觉艺术更具有儿童可操作性的进入现当代艺术标准及主流的实践中,以此可以无障碍地进入视觉艺术的创造、理解并表达。

 

罗恩菲尔德在《创造与心智的成长》中说:“艺术教育最重要的目标是培养自信、有创造力的儿童,使儿童获得其他课程所不能提供的成长机会,使儿童富有创造力、心智获得健康发展,从而能够创造并适应未来的世界。”

 

我们认同,儿童天生是亲近艺术的。而这一切需要教育的支持,儿童绘画的进程绝不是自然而然的过程,即使不教的背景下,儿童成长期接触大量绘本、画册、展览中的绘画、电视与影像也会有得到视觉艺术的熏陶。但我们希望这种接触应该体现出艺术的主流价值,同时应该使儿童在我们普遍被认同的艺术的基本价值下进行实践并能进行阐释。现代艺术艺术教育不仅能促进儿童视觉艺术的发展,更能促进儿童获得创造与心智的成长。

 

 

(人文教育学院 魏菊芳  供稿)